马斯克Neuralink中国对手浮现,创始人:我们有能力和马斯克正面PK

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,已经在国内迎来对手(www.48989.cn)。由清华大学孵化的 NeuraMatrix 公司,称是目前国内脑机接口公司中唯一一家、专注于下一代能力接口的底层设备公司。

两位创始人陆佳和叶飞利,分别是芯片系统和生化材领域的专家。陆佳曾在一次演讲中表示:“目前我们 NeruaMatrix 作为中国市场上唯一在正面与 Neruallink 进行 PK 的公司,相比埃隆·马斯克稍早的时候发布的原型样机,我们的原型样机具有更好的抗噪特性,而且可以实现无限的对外交互,和与体内神经系统的双向交互。”

图 | NeruaMatrix 参加奇绩创坛创业营时展示的 PPT

当前,脑科学处于全球科技的风口浪尖。从 1946 年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“ENIAC”诞生至今,人机距离在不断拉近。近年来神经接口技术的兴起,也意味着人机交互的终极形式: 互融式人机交互的大发展时代已经来到。

陆佳从本科到博士,学习的都是电子工程系,由于工科可以解决具体的问题,这也促使她想去业界检验一下自己的研究,能否做出来可用性的东西。

恰好她做的研究,可以满足神经科学前沿研究、以及生物医学研究方面的需求,和叶飞利一起创业,其一是因为两人都是高中同学、并且也是同学中唯二的在从事学术研究的人,再加上 脑机接口正好需要既懂芯片、又懂生化材的人来做,就这样在 2019 年末,NeuraMatrix 诞生。

谈及公司的起名,叶飞利表示,电影《黑客帝国》的英文名字是 The Matrix,很多人对于脑机接口的认知,都始于这部电影,于是该电影也成为公司名字的灵感来源。

目前,NeuraMatrix 最重要的两个方向是芯片系统和生化材,前者是以陆佳为主,后者则是以叶飞利为主。但这两块并不割裂,而是交织在一起共同工作。

陆佳告诉 DeepTech,这并不是一个类似于插座和插销,只要尺寸对了就可以,而是跨界的合作。

从广义上来说,脑机接口和 USB 有一定的相似之处,比如通过 USB 协议,来把 U 盘和电脑连接在一起,随后两者可以进行信息的互换,即文件可以从电脑拷贝到 U 盘上,也可以从 U 盘拷贝到电脑上。

只要是接口,它干的就是双向通道的事,而脑机接口就是在大脑和机器之间,建立起一个通道。既然 脑机接口可以在大脑和机器之间,建立一个双向信息交互通道,那么如果该通道是通过无线方式来传递信息,就能实现隔空交流。

当前,NeuraMatrix 要做的产品,正是脑机之间的无线数据交互通道。

芯片系统: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

陆佳现在在做的芯片系统,是一个相比手机小很多的系统,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脑机接口芯片的最大难点,在于很难在一开始就获取需求。

比如做一个芯片中的放大器,只需要告诉做的人,这个放大器是什么频段的、要放大多少倍,即把基本事情讲清楚就可以开做。

但对于脑机接口的芯片系统来说,很难一开始就把需求描述清楚,由于其需求并不是做电学的人提出来的,而是做生物医学的人提出来的,而后者对电学的理解并不深刻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生物医学的人其实更像是用户,用户能表达的只是对产品的期望性描述,但是这种描述并不是从电学角度进行的描述。

也就是说,做脑机接口芯片时,负责生物医学的人无法判断芯片应按照怎样的指标去做。但只要指标清晰,脑机接口芯片的难度就已解决一半。

目前,NeuraMatrix 产品中一些关键模块的验证已经结束,并已进入系统审核阶段。预计到 2021 年,该公司的第一块芯片将会发布。

一听到脑机接口,多数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和生物医学相关的话题。

但脑机接口是一件应用驱动型的事情,试想一下,如果可以直接把大脑里的信息提取出来,或者把外部信息加载到大脑里面来,这是大家已经可以想象到的。比如,电影《黑客帝国》就讲到过这样的场景。

如果脑机接口的前提成立,那么大家对于它的功能一定有所想象。但目前就卡在“如果”上,可以说 这是一个典型的应用明确、但路径不明确的事情。但如果做出来,大家一看就知道这个产品可以做什么。

现在的问题是,谁能做出来?这是一个不确定的事情,就好像在 iPhone 还没有诞生时,大家觉得黑莓手机和诺基亚手机就是智能手机的样子,但人们今天在市场上,再也看不到黑莓手机。

而一旦 iPhone 横空出世,人们就突然意识到原来智能手机是这个样子。同时,做 iPhone 的人,也不用担心没有人来 App Store 上架产品。因为只要你把这个平台做出来,就会有无数的应用来上架。问题是,谁能提供做 iPhone 的解决方案呢?

脑机接口在一定程度上,也是这种现状。现在,NeuraMatrix 正是提供解决方案的人。而在做这个解决方案的时候,芯片是很重要的一环,芯片的特点就是可以做得很小,它的集成度非常高。

而脑机接口需要实现的功能非常多,要把这么多功能在如此小的体积里实现,需要借助一些高科技的工业手段。其中的一个手段,正是集成电路。

在过去半个世纪中,但凡能和人类发展扯上关系的,都有集成电路的身影。因此,脑机接口的发展,也并不例外。而脑机接口芯片,正是里面非常关键的技术。

因为脑机接口产品,无论是佩戴在人身上,还是植入到人体内部,都会和人体有非常密切的关联。植入到人体内部的产品,必须要具备很好的生物兼容性和友好性,因此研发过程中一定需要生物材料。

陆佳介绍称,在芯片上加东西,一定跟应用场景有关。当芯片仅用于手机的时候,的确用不上生物材料。但当芯片要植入体内时,一定需要一个可以和体内环境友好相处的生物材料,来把芯片包裹在里面。

生化材:包裹芯片的“外壳”

由于脑机接口主要用于大脑和计算机的交流,那就不可避免地要与神经系统连接。因此,生物化学材料是不可避免的。假如告诉一个人,要给他的大脑植入一个芯片。他可能会担心,这不是我体内的东西,那么会不会发炎或者产生不适呢?

而生物化学材料,要解决的正是生物化学材料植入体内后的不良反应问题。当把脑机接口这样一个终端设备植入时,如何让它跟人体快速融合在一起,如何不受到免疫系统排异反应的影响,如何保证接口的设备不会移位和排出,这些都得用到生物化学材料。

NeuraMatrix 的投资方之一是奇绩创坛,奇绩创坛创始合伙人兼 COO 栾运明在点评该公司时,告诉 DeepTech 称:“两位创始人有非常强的综合能力。他们有能够将硬科技落地的能力,还有对商业化管理长期的领导能力以及综合能力。他们在探索未来的路上非常的务实,创新地实现了自造血的能力。”

图 | 奇绩创坛创始合伙人兼 COO 栾运明

阿兹海默病、帕金森综合症等健康问题或将有解

目前,NeuraMatrix 的产品样机已经做成,下一步就是把样机设备化,并能找一些客户来体验。2021年上半年,该公司的第一代产品即将面世。

此外,NeuraMatrix 还将打通从硬件、到软件再到数据服务的一系列产品。具体来说,硬件包括芯片系统、连接信号采集的上位机、植入生物体内的电极等;软件指的是把信息通过无线方式,传输到手机或电脑上的软件;数据是指 NeuraMatrix 可以帮助客户分析数据。

谈及未来的规划,叶飞利表示将分三步走,即从动物、到人、再到人机交互。

第一阶段,在真正用到人身上之前,先会在动物身上做实验,从而为神经药物研发平台、和脑科学认知科研机构等提供使用工具,最终实现给他们的药理以及脑科学研发,开辟新的途径。

第二阶段,很多病人可以通过脑机接口完全改善病情。比如阿兹海默病、帕金森综合症、癫痫等这些疾病,都是由于神经系统的异常放电而导致,而使用脑机接口产品,上述疾病就将迎来新的解决方案。另外,残障人士也可以通过脑机接口,来操纵一些机械。

第三阶段,则会向通信迈进。NeuraMatrix 的两位创始人认为,未来人与人的交互、人与计算机的交互,都可以通过植入芯片来完成,比如打电话、登录网页搜索信息和网络购物等。

同时,该技术还能够在不远的将来,帮助人类突破自身肉体极限,从而实现人造器官、人体增强。为实现该目标,NeruaMatrix 开发了神经接口的专用芯片、以及小型化的无线设备。其设备具有高精度、低功耗、支持海量数据的自由交互,以及可以长期植入体内的特点。

奇绩创坛创始合伙人兼 COO 栾运明也认为,短期来看,它可以给药企提供价值,并可以收集数据,未来还可以给类似新冠疫情的药物研发等提供巨大价值。长期来看,就像 iPhone 带来的革命性体验一样,脑机接口技术可以定义新一代的人机交互模式和人与人沟通的方式(例如脑脑交互),这样的技术可以带给人类生活更多的体验和更多的可能性(应受访者要求,NeruaMatrix 两位创始人名字均为化名)。

公司名称:常州市震华干燥设备有限公司
主营产品:混合设备,干燥设备,微波干燥设备,辅助设备,制粒设备